东方庞贝:再现丝绸路上葡萄酒的秘密

新疆尼雅遗址一号墓冢出土的“五星出东方利中国”织锦,与两千年之后当下中国的神奇映照令人惊叹,并由此引来了各国猎奇者对这个丝绸之路上一夜幻灭的古代城邦长达百年的探赜索隐,大漠深处于是音尘不绝。翻越漫长的丝绸之路,踏足这片滚烫的沙漠,人们在尼雅遗址中找到了富丽庄严的皇家墓冢、古老神秘的佉卢文字、风化千年的佛塔、篱笆墙围起的葡萄园遗址、葡萄籽、神秘的酿造酒具,更有被列为国家一级文物、位列首批禁止出国(境)展览文物目录之首的“五星出东方利中国”锦护膊。

丰富的出土文物为探秘尼雅提供了重要线索,终于让世人揭开了它神秘的面纱——这个被誉为“东方庞贝”的故国不仅是丝绸之路的重镇,还是迄今为止唯一有文字记载的中国乃至东方葡萄酒文明的发源地。任思绪飘过千年的浮沙,眼下这片静默的圣地,正在向我们诉说它氤氲着葡萄酒香的前世繁华……

千年谜团:尼雅与葡萄的不解之缘

大量的出土文物证实了处于丝绸之路南冲要塞的尼雅故国与葡萄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作为尼雅古城的主导农业,尼雅人几乎用了耕地面积的70%来种植酿酒葡萄,葡萄种植田间管理技术已经十分成熟,葡园也被当作固定资产允许自由买卖与交换。

晶莹剔透的葡萄和韧劲十足的葡萄藤成为潜藏的“民间艺术家”信手拈来的创意灵感。织女们把成串的葡萄和叶、藤组成了人兽葡萄图案,织绘在艳丽的“罽”(jì)上;灵巧的工匠们浇筑出手持装满葡萄的斗状器具的菩萨像;贤惠聪敏的主妇用葡萄藤利落地编织成圆形的器皿,放置锅具。

旷世颠覆:东方自古出美酒

葡萄盛极一时,聪慧而勤劳的尼雅人开始挖掘它的深层蕴藏,比如酿酒价值。在云深无迹、大漠黄沙的尼雅遗址出土的一套由球形青铜壶、扁形陶瓷发酵器和木制压榨葡萄的工具组成的酿酒器具,就成为尼雅人酿制葡萄酒技术之娴熟与精湛的印证。带着浓郁如丝绸口感的葡萄酒佳酿,渐渐演变成为尼雅古城的主要财政来源和文化的“重头戏”,默默滋养着这个富庶殷实的古代城国。

作为上流社会的奢华飨宴,民间百姓要以葡萄酒为税收上缴国库,供王室贵族们享用。国王为葡萄酒量身定制了目前我国第一个葡萄酒专税的“酒税”,还专门成立了酒局。在朔风铺天盖地的冬天,税吏也会以村或百户为单位不定期造访,集中征收“酒税”,拖欠不交或交不起的,则要以物折价相抵并且缴付利息。

葡萄酒的珍贵妇孺皆知,人们不但用其来代替货币进行交易,而且作为富庶的象征,百姓婚娶,男方家准备葡萄酒作为嫁妆也成为不成文的规定。对葡萄酒的漫意解读也是古来有之,神秘的佉卢文记录了一段与葡萄酒有关的微醺之恋:清贫的男子因为拿不出葡萄酒而遭到善爱家长反对,泪眼摩挲的善爱泪滴在男子后院枯败的葡萄藤上,葡架上居然立刻挂满了的一串串葡萄,绝处逢生的他们在暧昧的灯光下,喜悦地酿制出浓郁的葡萄酒。气流轻绵,浪漫满屋……

葡萄酒的精贵为尼雅聚敛了不少财富。作为出口贸易支柱,葡萄酒通过长安、敦煌、楼兰、米兰、安迪尔、丹丹乌里克等漫长的丝绸之路向其它西域诸国及中亚流传。而尼雅葡萄酒自成一体的文化,也在丝绸之路上百转千回。所以公元前138年,张骞出使西域才能看见“宛左右以蒲陶为酒,富人藏酒至万余石,久者数十岁不败”的这幅光景吧?

今世再现:中信传承今胜昔

苍然暮色压着茫茫丝绸古道,胡杨木搭建的旧式房脊依然挺拔。依稀中,让人仿佛看见三两骑着金色骆驼的西域商人徐徐走来,他们神态悠然地小口啜饮着具有丝绸般口感的尼雅葡萄酒。

千年镜变,尼雅的繁华已落尽。半开的房门,开启的窗户,留在锅中的饭,以及残留的葡萄酒液,给后来者留下了无尽的遐想。而中信国安葡萄酒业传承尼雅故国两千年深厚的葡萄酒历史底蕴和文化价值,以尼雅产地生态葡萄酒再现了葡萄酒在“东方庞贝”的昔日辉煌,让世人有机会近距离感受那飘荡千年的葡萄酒香。

Copyright@2009 CITIC Guoan Wine 中信国安葡萄酒业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53255号